我当过北京女生的司机

 Bodog   2020-06-26 09:05   27 人阅读  0 条评论

我当过北京女生的司机

    在我的印象中,北京人见多识广,能说会道,不要说男生了,就算是女生,也要见面让三分。

在当年,上海人去北京工作的有不少,北京人来上海的好像很少,当我们财务部要来一个北京女生时候,作为财务部唯一的男生,漂亮洋气的华裔女总监免不了揶揄我一下;漂亮北京女生过来了,盯紧点,别让其他部门的男生拐跑了。

那是一个骨感美女,也是来自于六大会计事务所之一,做事沉稳,待人处事的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偶尔笑的时候,显得一脸的妩媚。

这样的角色,我这样老实巴交的人知道惹不起,平时工作和生活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其他女同事倒是跟她打得火热,套问她男朋友的事情,但好像从来没见到过她男朋友的真容。

我的车不是奔驰宝马,而是老旧爱情电影里经常出现的耍浪漫的自行车,不要让电影给懵圈了,自行车对我来说就是行路的工具,冒烈日,顶寒风,使劲地舞动双腿。可真没想到,就是这半新不旧的破车,还能让我轻舞飞扬一回。

有一天,北京女生笑意满满地找我帮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下班后用自行车载她一程,到她买的小房子去看一下。载女生,那是美事,当然没问题。

凉风习习,长发飘飘,夕阳下这样的美景应该不输电影,只是电影里顺其自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没有出现在我的回忆里,即使如此,销售部的男生看到了,眼红得不要不要的。

路上她聊了聊她的情况,她的哥哥嫂子已经移民加拿大了,她也正考虑该不该出国。到了目的地,她的房子在六楼,带阁楼,我陪她上去,再下来,只看了五分钟而已。然后我载她到指定地点,她笑笑就离开了,留给我一个瘦弱的背影。忽然之间,我苦涩地感觉到自己的麻木。

那个时候的我,肯定是比猪八戒还呆的那种,就算是出于最基本的礼貌,我也应该邀请她一起晚餐。可那个时候,我的太太已经出国一段时间了,我那年轻身体的欲望可以燃烧整个世界。

这样的热点新闻免不了成为公司同事茶余饭后的话资,我么,当然大大方方地承认,看到我眼神背后没有故事,大家也就消停了。

我离开公司后,再没见到她,一晃已近二十年,作为她曾经的“司机”,偶尔会想起她,她的容貌还清晰可见。我想她应该也出国了,她的中文名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英文名,叫做jocelyn。

因着她,我一直保持着对北京女生的好感,即使有人在我背后不公道地说上几句,我也是释然的。拥有这份感谢,趁我还有记忆的时候,写下我和她的“轻舞飞扬”。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