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夺冠功臣 万能副队长占士米拿

 Bodog   2020-07-25 12:30   207 人阅读  0 条评论

利物浦占士米拿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一支成功的球队中,除了有领军球员外,出色的领袖人物亦是不可或缺。

利物浦副队长占士米拿重要性或许不如队长佐敦轩达臣,然而他在球场内外均一丝不苛的态度,以及面对质疑时如何自处,正好成为一众队员的榜样。

占士米拿今季受伤患困扰,已非主帅高普的必然之选,今季仅在英超上阵20场,但只要球队需要他,这个34岁「老黄忠」随时候命披甲,并付出自己120分的努力。

英超停摆前最后一轮赛事,代替有轻伤的罗拔臣正选上阵,以队长身份带领球队主场斗般尼茅夫。战至下半场中段,般茅的赖恩费沙挑射笠过门将阿祖安,眼见皮球必进网窝,占士米拿早已在对方起脚一刻第一时间全力飞奔回防救驾,结果顺利在白界线前解围,同时为红军惊险力保胜局。

这球波,正好反映占士米拿的伟大之处:充满足球智慧、反应极快,以及最重要一点:倾尽全力,永不放弃。

除了场上倾尽全力外,在练习场亦然,严以律己的「占米」,每课操练同样一丝不苛认真面对,从不「揸流滩」。跟他犹如兄弟一样的罗拔臣,常常取笑他是「老人家」,不过每年暑假后众将归队进行用以检视体能状况的乳酸测试,这个阵中最年长的老鬼定必名列前茅,跑赢队中一众后生仔。

无论何时何地,他也极度自律和规律,长年滴酒不沾,庆祝的时候至多饮杯利宾纳。因此他即使已年届34,体能状况至今依然维持在最高水平。

今季歇冬期间,一众队友开开心心跟家人到世界各地度假,唯独「认真大师」占士米拿没有去玩,牺牲休假时间到红军青年军基地陪伴一众师弟训练。这还不止,期间一众U23小将出战足总盃第4圈斗英甲梳士贝利,他随队同行坐在职球员席上,作璧上观的米拿不苟言笑,全场聚精会神金睛火眼看牢师弟们的表现,在更衣室向各人逐一给予意见。

效力曼城时两度夺得联赛冠军,2015年夏天29岁的他毅然离开攞奖攞到手软的蓝月亮,转投在前列浮浮沉沉的利物浦,当时不少人认为米拿离开一支横扫本土各项锦标的球队,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喜欢很多人认为我作出错误决定这个事实,证明他们才是错成为我的一大动力。」米拿说,自己很幸运可以选择留在曼城或去利物浦,留在曼城几乎可以肯定年年有盃捧,离开安全区转投利物浦一切也是未知数,「那可是去利物浦的机会哦……」

5年过后,利物浦终于一搔30年之痒,再度称霸英格兰顶级联赛,以行动回应当年的质疑声音,「这是非常特别的一刻,亦是我加盟利物浦的原因,一支历史悠久的球队终于再度改写历史。」

面对质疑与批评,占米从不逃避。正面面对这些声音,并以实际行动作出回应,他从青年军时期已有这种心态。

当他17岁时,被时任列斯联主帅列特(Peter Reid)质疑他身体对抗性不足,将他外借至当时英甲球队史云顿一个月。前史云顿前锋柏坚忆述,他们全对米拿愿意加盟感到意外,「当时他已在英超上阵并已取得入球」。

可以想像,米拿要降两级踢英甲多麽不甘心,即使如此,他以个人表现回应列特的批评:6次为史云斯上阵攻入两球,柏坚说,「无论练习或上阵,表现10分满分他每次也有7、8分。以他当时的稚龄,足可证明他性格如何坚毅。」回到艾兰路,他在归队两星期后再次为列斯联上阵,并踢足球季馀下32场英超联赛──那亦是他在列斯联的最后一个球季。

18岁的占士米拿离开列斯联后转投纽卡素,已故领队卜比笠臣对他疼爱有加。不料2004年夏天桑拿士(Graeme Souness)接任,令米拿再度被主帅嫌弃。桑拿士声称「占士米拿在阵的球队永远不会取胜」,然后将他外借至阿士东维拉。米拿近年受访时重提此事,坦言当年或多或少受到伤害,惟也同时成为他的原动力,「以一个年轻球员角度而言,当然不开心,但所有批评都有两面,它可以成为令你进步的推动力,证明他们是错误的,而生涯中『质疑』一直与我同行。」

米拿离开曼城转投利物浦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希望可惯常在他偏好的中场中路位置上阵。当时红军正选左闸是艾拔图摩兰奴,2015年10月高普加盟,这球季他基本上按兵不动,到2016/17球季,高普开始放弃摩兰奴,改由占士米拿顶替。

「开季前高普要求我改踢左闸,我的想法是:『好吧,我如何可以尽量踢好这个位置?』并开始学习那位置。」占米承认,「那时我的确可以转身说一句:『我不想那样做,我想离队』」,可是他没有以自己的意愿为先,「这是领队当时所需要的,你永远有自己想踢的位置,但你必须为球队的需要付出。」

就是这样,原本司职中场的占米,逐渐往其他位置发展。利物浦中场线人才济济,2017年时高普曾向占士米拿直言,「如果你想得到常规上阵时间,你或要另谋高就」。最终他选择留下来,成为高普的及时雨。罗拔臣加盟前一季,他大部分时间以左闸身份上阵,米拿不讳言并不喜欢踢左闸,只是所有事情会以球队利益为先。正因米拿对球队的无私奉献,为高普省却不少烦恼。

在列斯土生土长的占士米拿,全家均是列斯联球迷,10岁时顺理成章地加入列斯联青年军,2002年10月年仅16岁已为一队在英超上阵,一个月后未足17岁的他取得首个英超入球,创下当年的纪录,一度被视为英格兰的新希望。

可惜2004年列斯联在财务问题下,只好将队中有价值的球员卖走还债,而占士米拿正是其中一人。离开列斯联是他永恆的心痛,亦是成长宝贵一课,「2004年季前归队第一天,我正在想是时候倾新合约了,然后有人跟我说:『你明天将会到纽卡素进行体测』」。

16年之后,他仍然感到心痛,「那真是很难受。球会没有欠我什麽,我放弃留队让他们得到转会费,那时是对陷入财困的球会最佳选择。我认为自己为球会做了正确的事。」使他耿耿于怀的是,「未能为列斯上阵更多真是很失望,当然能够为一队上阵本身已是十分特别。」身和心在红军,但根在列斯,列斯魂从不灭。为利物浦捧起英超奬盃一刻,他这一句听来语带双关:「今次係我第一次希望看到(奖盃上的)红丝带。以前一路都喺曼联,岂有此理(粗口)!」

如今列斯联相隔16年重返英超,召唤占士米拿「回家」的声音不断。回归母会助拳,对有情有义的「老大哥」而言,在情在理上亦是个合理的选择,同时以英超冠军结束利物浦生涯后才回列斯联,在职业生涯末段绽放馀晖,看似是最佳的时机。

「在足球世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麽事,目前我只想尽力为利物浦赢得最多锦标,为这里的伟大历史添上新一页。」米拿没有排除回到列斯联的可能,他跟球会的合约到2022年才届满,惟随年纪渐长,加上红军后起之秀开始冒起,不论中场或两闸亦未必有空间容纳这个沙场老将,一众红军球迷早已作最坏打算,为他离开做足心理准备。

「我是带有偏见,认为英超有列斯联会变得更美好,而且下季跟他们对阵感觉很奇怪。」不论去留,同样无法改变占士米拿正踏入职业生涯黄昏的事实,他亦开始打算退役后的发展,「有时当你看到己队领队如此成功时,我十分肯定我会执起教鞭。不过当你看到其他球队主帅在数场落败后被解僱,亦有一点畏惧。我庆幸多年在不同球队中,向不少出色的领队学习,用来帮助其他球员。」

即使挂靴后,占米仍希望续留晏菲路,「利物浦是一间伟大的球会,我在这里与很多杰出的人合作,十分乐意在退役后继续为红军服务。」

部份英国传媒曾大胆推测,占米早与高普达成共识:退役前先返回列斯联助拳并在比尔沙身上学习,之后再以教练身份重返晏菲路。这个固然是两全其美的做法,却无疑过于理想。

无论如何,若占米留在利物浦担任教练的话,对红军球迷绝对是喜讯,因为他可以将他在场内场外的一丝不苛的态度及永不言弃精神传承下去,让红军小将们在体能上及心理上变得更强大。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